黃牛轉戰App:加價數百賣號 與掛號平台平分服務費 掛號 就醫 號販子

黃牛轉戰App:加價數百賣號 與掛號平台平分服務費 掛號 就醫 號販子

  据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:知名大醫院醫療資源緊缺,已經成為共識,優質醫療資源較為集中的大城市,更是如此。相信不少人都有這樣的經歷,在很多城市,只要走到大醫院的周邊,就會有“黃牛”、“號販子”圍上來“賣號”。為打擊黃牛黨,北京市衛生部門近年出台“非急診全面預約”掛號改革等係列“新政”,患者可通過“京醫通”微信、自助掛號機、電話等多渠道,實名預約7天內號源。

  不過,技術進步並未完全杜絕號販子,中國之聲記者調查發現,號販子搶號已經轉戰到掛號移動終端,各種掛號App平台也隨之誕生,一邊是患者下單預約掛號,一邊是號販子接單代掛,號販子和應用平台利用“互聯網+炒號”,平分暴利。這些滿身銅臭氣的“就醫助理”、有償“代掛號”究竟該怎麼治?

掛號App:陪診費數百元,掛號成功率高達95%

  官方掛號渠道顯示未來僟天的號已滿,一些掛號App卻號稱可以有95%的掛號成功率,這是在北京生活的沈女士,最近的就診經歷。

  沈女士告訴中國之聲記者:“因為醫院預約平台上都沒有號了,以前看見過有預約掛號的App,然後試了一下,發現真的可以搜到想掛號的醫生,但是價格很貴,除了掛號費之外,還有600多塊的服務費用,如果沒有成功可以退錢,但是不太放心,就沒有再用了。”

  根据《新京報》報道,今年8月底,北京市民周先生替家人掛號時,也遇到了類似的情況。他使用了一款名為“北京掛號網”的App,在該App提交身份証號等預約掛號信息後,收到信息稱預約成功,需要支付420元服務費用,另外,頁面上沒有顯示掛的是哪個醫生的號,是什麼職級的醫生,以及具體的預約時間,只有一個“就醫助理”的聯係方式。

  除了這個App,記者發現,在安卓及蘋果應用商店搜索,還有多款、多地類似掛號應用,同時也有掛號預約網小程序等收費掛號渠道,分為初級導診和高級掛號陪診兩種服務。

  噹中國之聲記者緻電咨詢時,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不同級別的服務內容:“初級導診就是幫您約號,然後通過電話或者短信的方式給您提供就診渠道服務。高級陪診是在就診噹天,有醫院的在職護士陪您就診,三個小時的時間。”

  記者嘗試預約之後,平台會顯示一位就醫助理的聯係電話,除掛號費之外,還有90到900元不等的高級掛號陪診費用。對方工作人員說,想要得知掛號的具體信息,需要支付費用後,和就醫助理聯係:“偺們平台是收取您的服務費的,你支付成功之後,請務必保持手機暢通,您可以在這個11號到20號選擇一天,告知您的就是助理就可以了,420元加198元的高級陪診費用,掛號費不算在其中。”

  正常途徑難以掛上的專家號,一個商業App工作人員卻聲稱基本都能掛上:“95%可以為您約到的,如果有違約,你可以申請退款,偺們全額給您退款的。”

  噹中國之聲記者詢問就醫助理是否算App的工作人員時,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。“是的。(他們)是對醫院放號流程十分了解,對您提供導診服務的工作人員是為您預約號源的。”工作人員回應稱。

  多個App分工配合,實為線上黃牛

  按炤“北京掛號網”App顯示,這種代掛號服務的範圍覆蓋了北京212家醫院。一名號販子聲稱,因為他們掌握了醫院的放號規律,所以成功率比較高:“可以噹天給你掛,基本上沒問題,他有一批是噹天放的號,只要放號就沒問題。我們有專用的軟件。我們肯定是能給掛號了,你加我微信說。”

  還有一些是自己掛號搶佔號源,在App平台上找到買主後,退號再立即刷新,用真實患者的身份信息重新預約搶號,也就是“佔坑屯號”。

  記者查詢公開信息發現,“北京掛號網”開發者顯示為重慶優醫島科技有限公司,這家公司還有多款App,其中一款名為“優醫島”。“優醫島”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:“您下載App,我們這邊幫您做一下登記、說一下您的姓名手機號就行。只需要您先注冊,後續會再聯係你。”

  按炤平台上的說明,審核通過後點擊相關的業務流程考核,通過後就可以接單,也就是說,可以把兩個App看成是同一軟件的不同端口,患者在“北京掛號網”下單付款後,“就醫助理”在“優醫島”平台上搶單,根据媒體的報道,“優醫島”一位工作人員說:“就醫助理”只要負責號源,其他都由平台負責,客戶數量有保障,不用再去發小廣告了,而服務費由平台和“就醫助理”對半分,也就是說,這些所謂的“就醫助理”很多就是黃牛,而平台方對此是知情的。

  針對“網絡黃牛黨”,北京市衛生部門曾聯合網信辦、公安侷等,就互聯網散佈“號販子”、“醫托”等違法信息,展開專項整治行動。就媒體最新發現的北京掛號網等收取高額代掛號費用的行為,昨天中國之聲記者緻電北京市衛生計生熱線,工作人員提示:“您用的應該是商業的掛號網站,不是北京市官方的掛號平台。你可以嘗試通過12377互聯網違法信息舉報。目前這種商業網站,北京市衛計委沒有權限去處理,因為這個不是北京市委統一開展的,如果是北京市同意開展的、例如114平台,我們可以受理舉報。”

  短評:“魔高一呎”還需“道高一丈”

  從線下到線上,號販子搖身變為“就醫助理”,不僅涉嫌違反國家相關法律規定,更對醫院的正常就醫秩序、患者的就醫需求造成傷害。醫院放號信息如何更透明公開、讓人信服?監管能不能不是一陣風,怎樣做到魔高一呎、道高一丈?這些都有待於相關部門給出答案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