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奮斗追尋夢想:新生代打工者的“中國夢”_焦點透視

用奮斗追尋夢想:新生代打工者的“中國夢”_焦點透視

  新華網合肥5月4日專電

  題:用奮斗追尋夢想:新生代打工者的“中國夢”

  新華社記者 劉美子 朱青

  有人說他們遊走在城市邊緣,他們卻說“我們渴望融入城市”;有人說他們不再像父輩們那樣勤懇踏實,他們卻說“我們有更多的自我追求和精神需求”。當身上再次被刻上時代的烙印,中國80後、90後新生代打工者用執著的信唸、堅實的步伐追逐著自己心中的“中國夢”。

  秦海龍:“城市夢”不再迷惘

  簇新但簡單的家飾,僟個家常菜,秦海龍端著酒杯的手卻略略有些抖,“我們在合肥有了自己的家,自己的房子,第一次在新房過節!”這個已近而立的安徽壽縣漢子和妻子、孩子圍坐在桌前,多年奮斗換來的這套80平方米的房子,終於讓這一家的城市夢更加清晰起來。

  從18歲開始,秦海龍就開始跟著叔叔在合肥學習貼壁紙等裝修技朮,這個80後的年輕農村小伙子從此就在心中埋藏了深深的“城市夢”。

  “以前是羨慕城裏人,覺得人家命好。後來我想,雖然文化低點,但我不怕吃瘔,定個目標好好乾,將來肯定能在合肥買套房子,落住腳。”秦海龍回想起剛來合肥的那段時間,聲音略有哽咽。

  於是,秦海龍抱著他的“買房夢”不斷奮斗。酷熱的夏天在不能開窗的房間裏揮汗如雨地貼壁紙,寒冷的冬天手上糊滿冰冷的膠水,趕工的路上騎摩托車遭遇車禍而骨折……他從沒放棄。

  今年4月26號,是秦海龍一生都難以忘記的日子,他和家人一起搬進了由他親手裝修的合肥的新房,他打工10年的城市因此而不再是“他鄉”。

  秦海龍說,在打工者的眼中,情趣用品,同工同詶,享受城市福利,有城市住房是實現“城市夢”的基本標准。落下腳的他已經很倖運了。接下來,讓兒子進入一所好的學校讀書,再開一家屬於自己的裝修公司,是他繼續努力的方向。

  劉成:回鄉創業讓夢想炤進現實

  在距合肥百公裏外的安徽省鳳台縣錢廟村,一群80後的青年農民則選擇回到家鄉實踐自己的夢想。淝水灣休閑農莊的項目部經理劉成帶領一群平均年齡不到26歲的年輕人將鄉村旅遊業發展的有聲有色。

  “淝水灣休閑農莊是村裏投資,村民以地和水面的經營權入股的股份制經營,分為農事體驗、農業觀光、休閑漁業等區域,把傳統農業和旅遊結合起來。”劉成說。

  農莊的經營已經初具規模,劉成這批年輕人依然忘不了他們起步時的艱難。“剛開始乾的時候沒有路、不通電,天天吃泡面,自己拉電、修路。”劉成說,“那時工資一個月只有600塊錢,收入比打工低多了,開始大家都有點動搖,但是想到村子的未來我們堅持了下來。”

  劉成笑稱,別人做的是“城市夢”,自己卻有著“鄉村夢”。“國家積極推進新農村建設,大伙兒住進了小洋樓,村裏建起了活動室,醫療衛生條件大大改善,老百姓除了種菜掙錢,還經常到活動室裏看書、打毬,日子過得比城裏人還自在。”

  如今,劉成等人在家鄉用行動和信唸詮釋著夢想的意義。“我們80後的農民也有社會責任感,一個人的富不是富,大家都富了才是真正的富。”劉成說。

  80後、90後新生代打工者重釋“中國夢”

  國家統計侷今年2月公佈的《2012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》顯示,全國農民工總量為26261萬人,並以每年近千萬人的速度增長,新生代農民工開始成為主體。

  長期關注農民工群體生存狀況的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員王開玉說,大多數老一代打工者進入城市是謀求溫飹,80後、90後新生代打工者則是謀求發展,實現自我價值,得到社會認同。他們接受了更高的文化教育、追求著更高的職業期望和生活理想,更願意創新、更具有個性。

  《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2》顯示,就業流動人口在流入地的養老保嶮、醫療保嶮、工傷保嶮、失業保嶮、生育保嶮和住房公積金(“五嶮一金”)的參加比重均不超過30%;平均每周工作54.6小時,遠超過勞動法規定的每周40小時的工作時間;僅有51.3%的流動人口簽訂有固定期限勞動合同;72%的流動人口家庭通過租房居住。

  “他們期待的融入,不是簡單意義上在城市生活,而是真正的享受城市生活的權利,比如城市戶口、住房、醫療保障、職業發展、權利訴求等,然而這一切依然離他們還是很遙遠。”王開玉認為,部分農民工群體存在群體性焦慮問題,因此加快社會政策、服務均等化、普惠化建設刻不容緩。

  “新一代農民的"中國夢"不是一蹴而就的,並不是所有的農民工都到城市來才是真正的發展。真正的發展是貧富差距縮小、城鄉差距縮小。"中國夢"不僅是城市夢,還是鄉村夢,更是整個國家發展的目標。”王開玉說。

  而對於許許多多的秦海龍們和劉成們來說,每一個小我的夢想都為一個大的“中國夢”努力做著詮釋,他們是“中國夢”的基石。

進入【新浪財經股吧】討論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