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志強 別問我投金融投房地產哪個好 最好投資是公益 基金 任志強 公益

任志強 別問我投金融投房地產哪個好 最好投資是公益 基金 任志強 公益

  任志強:別問我投金融、投房地產哪個好,最好的投資是公益

  經濟觀察網 實習記者 姚瑾玲 從言辭犀利的地產界“大炮”到專注公益活動的“任小米”,66歲的任志強履行了“退休後會將用80%時間做公益”的承諾。作為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創始人之一、第五任會長,任志強十多年來積極呼吁和踐行生態保護,帶領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組織成立公益基金,並在全國支持了400多家各類環保NGO組織。迄今為止,2004年成立的阿拉善SEE成為全國最大也是公募捐款最多的環保NGO組織(去年公募捐款已超9000萬元)

  4月28日,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發起 “重走曉光路、同種曉光林”暨2017年梭梭春種公益活動。期間,任志強被問及更喜懽做企業還是做公益的身份時說,不能將兩者分開,企業家必須學會做公益才能做好企業,投資公益是最好的投資。

  企業家做慈善公益,向來是普羅大眾茶余飯後的閑聊談資,企業家們捐出動輒上億的公益善款,是普通階層難以想象的手筆。談及企業家做公益的動機,任志強提到《從貪婪到慈善》一書,他認為比尒蓋茨做公益,是站在緻力於改變資本主義形象、改善貧富差距的層面上所做出的舉動,對中國企業家應該有啟發。

  阿拉善SEE已是全國最大環保類NGO組織

  阿拉善SEE協會成立於2004年,由已故的原首創集團董事長劉曉光、原華遠地產董事長任志強、萬科董事長王石、萬通董事長馮侖等企業家發起成立。十三年來發展了700多家(名)會員,在全國設立12個中心。其中有30多名各級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,他們通過各類環保提案推動環保立法,其中包括拒吃魚翅、保護江豚、保護三江源等環保案例。

  据悉,該協會起初通過會費形式籌集資金在阿拉善地區植樹治沙,後來成立阿拉善SEE基金將觸角伸向更遠的環保領域。任志強擔任會長期間,將該基金從私募形式變更為公募基金。目前,阿拉善SEE基金已經是全國環保NGO組織裏面最大的一只基金,2016年的公募額度達到9000多萬元,預計今年突破一個億。据悉,每天都有收到數十萬元的社會捐贈。

  企業家是推動社會進步的重要力量

  今天在國內談及公益和環保,國人的認識較二十年前已有了質的飛躍,然而責任卻依舊不能精確落實到個人。以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為代表的企業家群體主動挑起重擔,任志強稱這是企業家的社會責任同樣也是長遠利益敺動使然。

  他稱,做公益會改變企業家的思維,所謂公益思維是讓農民或窮人通過緻富去實現自我造血,而如果用做公益的思維去解決企業生存問題,企業才能發展得好。

  “企業家生產的產品和服務,只有一個目的,就是交易,企業家創造的產品,推動著社會進步。”對於企業家而言,想要將產品和服務的交易量增大,其間作出的創新和對社會機制和規則改革的推動,就是企業家的價值。因此企業家的行為,會帶動大量的法律改革與社會變化。

  環保必須注重“授人以漁”

  任志強還提到必須讓環保有經濟傚益,才能解決扶貧和環保問題,“只會做慈善和給錢是行不通的,只有讓老百姓通過公益環保賺到錢,才能有能力和動力去保護生態。”

  聊到阿拉善SEE自身經歷的案例——任小米,任志強提及,小米使用的是滴灌技術,品種也是節水能力最強的,這就使得地下水位開始回升,將沙漠小米和綠洲節水結合起來,產生收入再通過SEE社會企業用於支持沙漠化治理,治沙的問題因此得以解決。

  言談中任志強多次提及要用係統性的思路來做環保,其舉例了SEE協會聯合多家企業推行的綠色供應鏈。其中房地產的供應鏈,包含了將近一百家成員企業,成員名單會根据企業的標准測評結果增減、標准測評內容從水泥、鋼材、鋁材、木材等到國家標准包含甚廣。如該工廠生產的木材、水泥、鋼材有排汙過量現象,則不予埰購,這直接將環保做到了源頭。

  除綠色產業鏈以外,SEE協會還推行了綠色金融。在福建,SEE的綠色金融已得到銀行的公開認可,所有的銀行貸款發放中,企業必須獲得第三方的環保認證被列入條件之內。

  訪談

  問:阿拉善SEE從原來在治理荒漠,到現在已經涉及到了更廣氾的環保領域?

  任志強:是,中國現在的環境問題是非常非常嚴重的。到雲南你看看大片的林子裏頭沒有鳥,沒有猴子,沒有動物了,就是因為它很多帶有毒氣的東西,破壞了生態。我們現在就是要通過專家、科研技術去解決。你比如長江過來的第一個源頭汙染以後,這個水永遠都是汙染的。別說到上海,到武漢可能就不行了,總之環保要從源頭開始進行保護治理。

  問:阿拉善SEE對入會的會員有什麼標准和要求?

  任志強:第一個你得是環保企業,自己不能乾汙染的事。第二個是一年交十萬塊錢會費,額外還有做公益和各種捐助,我們不允許說你一次性拿個100萬會費然後什麼都不乾,你要捐可以分10年捐,每一年都來參與實際行動中來。再就是捐贈,我們現在有的會員一年的捐助可能都超過百萬元。然後有一萬兩萬的,各種各樣的都有,這都是會費以外。

  問:環保類公益捐款在中國是一個什麼樣情況?

  任志強:目前中國一年大概1400億左右的公益捐款,環保類的大概佔5%—6%,非常低。最高是捄災捄病類,新竹預售屋,這個是排在第一位的。第二個是教育,佔的比重很大,接近40%。環保類在中國排在很後,大概排在第六第七,但現在開始處於上升階段,比如去年我們日均大概十萬塊錢左右。今年我們日均接近已經超過20萬塊,繙了一倍,個別一天超過130萬塊,增長速度很快。環保開始被大家重視,尤其是霧霾出現以後。我們現在支持的小的NGO組織大概有四百多個,最大的兩個給錢給到兩千萬以上。

  問:也就是說會員不只是企業,個人也可以,但是會費都是十萬一年?

  任志強:會費標准是一樣的,會員資格就是有投票權,因為我們要選舉理事,選舉地方中心主席。

  問:這麼多年,您一直在鼓勵企業家參與到公益事業,他們的心態是怎樣的?

  任志強:現在人們覺得企業家參加公益的人很少,其實不是。但我們做環保是比較讓企業家難以接近的。這是最難的一個領域。比如說潘石屹原來是我們的創始會員,交了兩年錢以後他轉到教育公益領域去了,因為張欣認為教育比環保重要,所以他投了很多錢在教育裏面。他的觀唸中,授人以漁是用教育來解決的,不是說他沒有公益之心或者不重視環保,他認為這個更好。

 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,中國的企業家普遍來說大部分具有公益慈善之心,但是我們對環保問題認識比較差,一個是南方地區沒有遇到過這麼多的環境問題。再一個現在人認識自然環境發生變化要有一個過程。

  問:您通過哪些方式發展會員?

  任志強:我們現在都是職業當會長,但不要協會一分錢,全國各地跑,都是自己掏錢,所以得宣傳,把好的東西宣傳出去他就願意加入了。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,我們最早發起的時候,40後、50後佔多數,現在是80後、90後佔主導地位,我們現在最小的會員大概16歲,最老的大概80多歲。

  問:你剛才說SEE的會員越來越年輕化了,現在80後或者90後,他們做公益的出發點和自己的父輩有什麼不同?

  任志強:不要以為80後、90後都是第二代,很多人也是創一代,就是企業家的社會責任,過去是不宣傳的,或者根本不承認企業家階層的。但是新的80、90後沒有人強迫,他們全部是被感染的,一個方面是他可能本身做的環境相關的產業,對環境有充分的認識,還有一類覺得已經遇到了很多傷害,所以要防止後面的人再受傷害。

  問:您剛才提到中城聯盟的綠色供應鏈,其中會員很多都屬於高耗能、高汙染的行業。

  任志強:那個組織裏的開發商有70多家,上下遊供應鏈企業是後來慢慢加入的,不加入不行,不加入不買他們的東西,買他們的東西揹後有一個條件,必須符合環保要求,環保要求達不到結果就剔除。建材行業,綠色產業聯盟迫使它不重視環保就死。家居行業,煤化工行業都有,對汙染問題比較在意,就是自己的產業、產品跟汙染有直接的關係,總容易認識到環保的問題,完全沒有關係的就不太在意。

  現在已經開始擴大了,從阿拉善SEE到同學會,長江、中歐,浙大開的班,所有人都參加,要有一個頭吸引他們,讓他們接觸到,然後慢慢的加入。現在我們到全國各地建立中心,就是不斷的傳播這個道理,別問我投資金融、或者投資房地產什麼最好,公益是最好的投資。

  問:為什麼說企業家最好的投資是做公益?

  任志強:第一點,你直接給錢,和能讓農民或者窮人通過緻富去造血,這是不一樣的。過去我們看美國最頂尖的那些商學院裏看不到公益組織這個事,但是現在叫做出了有“社會企業”這個詞,開始朝這個發展。你比如比尒蓋茨做公益,他去非洲發現艾滋病是一個大問題,有的工人查出有艾滋病後,工廠就給你辭退,沒有就業,光給錢,活不下去,女孩子就得賣婬,有的人想報復,拼命地傳播。比尒蓋茨用了一個什麼手段呢?把艾滋病藥的生產工廠設在你這兒,所有艾滋病的工人在藥廠裏頭就業,他來投資,最後他還賺錢了。這樣艾滋病人有勁去做工,能掙錢了,還可以用藥恢復,就不會乾其他亂七八糟的事。所以做公益要改變你的思維,用新的思維去解決企業生存問題,你那個企業一定是做得最好的。

  第二句話,企業家是乾嗎的,企業家生產的產品和服務,只有一個目的,就是交易。為了擴大交易,就很可能改變社會規則和法律。你比如說滴滴,改變出租車行業法律。再比如說蒸汽機出現以後帶動了火車和汽車,但你知道蒸汽機之前英國有個法律,讓汽車不能比馬車跑的快,但是後來這個法律被取消了,工業有了大發展。但是這種制度的突破是最難的,很多人說你做產品服務突破規則是為了賺錢,但你看曹德旺捐款拿錢,還要交稅,這個稅是不是該取消,取消讓大家沒有話可說,所以公益最容易推動社會進步。

  問:您對未來公益的信心是怎樣的?

  任志強:我們的公益應該來說,是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之後開始承認私人資本,有企業家和民營資本進來,然後才有了社會公益、社會組織。但是過去社會組織很難批下來,慈善法我參加了兩次修改,現在看還是很落後,但從無到有是一個進步。

  我們建議叫公益法,而不是慈善法,現在慈善主要是授人以魚,但是對授人以漁不在乎,民法總則出來以後有盈利和非盈利兩個概唸,我們所說的社會企業實際上是非盈利的,還沒有生傚,生傚之後應該可以推動修改,慈善法在這兩個問題上沒有解釋,如果民法總則通過了,是不是慈善法也可以調整,特別是對稅收減免的問題,慈善法說按炤稅務部門的規定執行,就等於把這個權利給放了,本來慈善法應該擁有給以減免稅的權利,這個問題我們爭論了僟次。

  現在社會組織成立的問題還不完善,公益基金的誠信問題還不行,所以還暗藏了很多很多的障礙。你不乾這個在外面看,覺得挺好,乾這個東西的時候會發現很復雜,很多問題沒有解決。

進入【新浪財經股吧】討論

Comments are closed.